最新最快太陽能光伏資訊
太陽能光伏網

光伏EPC需求量大!到海外做"包工頭"去

全球太陽能市場的蓬勃發展令人們擔心,獲得合格承包商這一瓶頸問題可能會有損項目的完工率。JPCasey發現,實際情況比這更復雜。

在許多地區,太陽能電力的前景一片光明。McKinsey公司的分析師預計,未來十年,太陽能光伏發電將成為美國可再生能源和儲能容量擴大至1.2TW的推動力量,這一增速是去年《通貨膨脹削減法案》(IRA)通過之前的2.7倍。

歐洲的情況也與之類似。貿易機構SolarPower Europe預測稱,歐洲太陽能裝機容量今年將超過50GW,至2026年將達到85GW,而中國僅今年的可再生能源新裝機容量就會達到230GW,創下記錄。

雖然新增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尤其是新增太陽能電力項目的突然擴張令業內人士感到鼓舞,但全球太陽能行業的快速變化也給供應鏈帶來了特別的壓力。2022年4月,美國Lawrence Berkeley國家實驗室指出,僅在美國就有近1TW的可再生能源等待并網。

其中一個問題是設計、采購和施工(EPC)承包商的能力問題。施工行業很有可能根本沒有足夠數量的,有興趣、有能力的公司來安裝可再生能源行業計劃建設的大量太陽能發電設施。

McKinsey的報告顯示,僅在美國,EPC需求容量必須增長近兩倍,才能滿足至2027年對可再生能源新項目的需求,更不用說其他地區和更遠的未來對EPC行業的需求了。

隨著項目規??涨皵U大,投入全球太陽能行業的資金也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多,EPC承包商、開發商、投資方和許可組織面臨著必須有效合作,確保全球太陽能裝機容量足以實現氣候目標的巨大壓力。

增長導致不確定性

德國承包商Enerparc的首席運營官Stefan Müller表示:"我認為目前存在著瓶頸,但這也是因為大型項目組合越來越多。”

裝機總量和單個項目規模的增長在德國都很明顯。德國太陽能協會BSW稱,2022年的行業新增裝機容量為7.2GW,比上年增長28%。

重要的是,在2021年生效的德國可再生能源法案Erneuerbare-Energien-Gesetz的資助下,2022年建成的大型地面光伏項目的數量比2021年增長了70%。這表明,大型項目在德國太陽能行業中越來越受歡迎。

Müller繼續說道:"你會看到新的開發商進入市場,例如大型地面光伏公司,我認為他們有自己的一套流程,"他表示,太陽能行業中更廣泛的投資方和參與方可能會擾亂EPC公司的既定運作流程。

"我想說,他們可能有點落后于市場的真正運作方式,比如說,他們經常會舉行招標,而很多EPC公司已經不再參與投標了。”

德國太陽能行業的性質更加多樣化,越來越多的EPC參與者以更加多樣的方式開展業務,這是歐洲太陽能行業更廣泛趨勢的一部分。各個國家管理的復雜性以及每個太陽能項目的復雜性正在放緩許可和建設的進程。

清潔能源基金管理公司Glennmont Partners的投資總監Isabel Rodriguez表示:"有可以獲得的合適項目。"她表示,EPC公司愿意參與這一行業,但許可等程序正在導致項目投產的延誤。

"這并不是說[產能]減少了,產能是存在的,而且會繼續存在,有更多的、有待建設的兆瓦級項目,因為[EPC承包商]可能出于不正確的原因獲得了許可,而鑒于許可或地點的某些條件,這些項目將很難建設。”

從規劃到許可再到投產,項目開發過程中的這些延誤在世界各地都顯而易見。美國能源信息署報告稱,由于美國對新增太陽能裝機容量的需求與EPC行業交付這些項目的能力不匹配,2022年,美國有1.9GW的太陽能裝機容量比預期晚投產,另有1.7GW的新增裝機容量被推遲到2023年。

在EPC容量和對建設新太陽能項目的興趣方面,地區差異也很大。

可再生能源協會前總干事、大型地面光伏開發和EPC追蹤網站Wiki-Solar的幕后推手Philip Wolfe稱:"來看看歐洲正在發生什么,西班牙的發展勢頭很猛,吸納了大量EPC產能,尤其是來自法國公司的產能。”

主要議題是并網

然而,可用EPC公司的缺失以及參與這一行業的公司數量的地區差異,也許并不是歐洲太陽能行業最緊迫的問題。當被問及這一行業面臨的最大挑戰時,Wolfe表示,EPC能力是這一行業仍需回答的幾個問題之一。

"我不認為這是目前的主要制約因素。顯然,市場仍在迅速擴大,這就對各種需求,例如產量和產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我認為,當出現增長高峰時,我們看到的通常是太陽能組件供應(和)逆變器供應等問題,這往往是真正的制約因素。“

"我要說的是,在全球大型地面光伏行業中,可用的EPC公司是一個主要瓶頸。”

事實上,全球太陽能行業面臨的許多挑戰都與國際供應鏈有關,而不是EPC公司。Solar Power Europe呼吁歐洲各國政府采取更多措施保護歐洲太陽能制造業。

此前,由于中國制造的廉價產品壓低了歐洲制造的產品價格,挪威太陽能硅錠制造商NorSun公司裁員,制造業的財務可行性以及如何進行材料國際貿易等不確定因素給該行業帶來了生存問題。

同樣,IRA的通過極大激勵了美國制造的太陽能組件,但同時也引發了人們對阻止進口外國制造組件的擔憂。這類產品,尤其是中國制造的產品,往往是承包商使用的最具成本效益的材料,這種重點推動國產設備的努力可能會降低整個太陽能行業的經濟可行性。

與此同時,Müller還指出,并網是許多能源問題中的一個長期問題,它仍然是太陽能行業面臨的一個挑戰,特別是由于缺乏可用的電網容量,開發商首先會放棄申請太陽能發電許可證,EPC公司也會放棄委托這些項目。

Müller稱:"主要問題是并網——變壓器和交接站——它們的交付時間很容易就會達到兩年。"”這是最大的問題。如果你得不到一個有保障的、或者有一半保障的檔期,就無法開發任何你想要的東西。”

新參與者,新關系

然而,更多公司參與新太陽能項目的投資和調試并不是一個固有的問題。

圖1顯示的是,根據Wiki-Solar數據,截至2023年9月在運容量最高的十家EPC公司,按地域排序,紅色為美國公司,藍色為法國公司,黑色為德國公司,黃色為唯一的西班牙公司Abengoa,綠色為印度公司。

圖表顯示,在過去兩年中,全球EPC總承包能力的分布基本保持穩定,美國公司在全球EPC總承包能力中占主導地位。Eiffages公司新增了1.3GWac,是前十大非美國公司中新增容量最多的公司。這表明,EPC行業處于不斷變化發展之中,新參與方正在擴大他們在這一領域的影響力。

Wolfe稱,"我認為,隨著全球部分地區市場的加速發展,與其依賴現有參與者的擴張,不如從其他行業吸引專業參與者,這種情況已經出現了。”這表明,這種廣泛的專業知識既有利于各家EPC承包商,也有利于提高整個太陽能行業EPC工程的質量。

"舉例來說,在歐洲的EPC領域,我們看到,法國的Eiffages和法國的Bouygues等大型工程公司作為EPC承包商進入市場,因為他們擁有EPC技能。盡管歷史上這些公司并非來自太陽能行業,但他們正在將這種技能帶入這一行業。”

"在EPC承包商方面,我確實看到了框架協議的好處,也就是利益一致,雙方都能參與游戲,因此我認為,這是一種可能性。”

然而,這種狀況可能會使EPC工作更具挑戰性,至少對EPC公司本身來說是如此。Müller認為,開發新光伏裝機容量的興趣如此之大,用于這些項目的資金如此之多,以至于開發商和投資者覺得自己有權制定與EPC承包商之間的關系條款,這可能會給EPC公司帶來頗具挑戰的工作條件,或鼓勵EPC公司之間為贏得利潤豐厚的大型合同而展開競爭。

Müller表示:"現實非常清楚,大型投資基金,比如BlackrockKKR、Vattenfall、IKEA[或]大型地面光伏公司,它們在全球擁有500MW到1-2GW的投資組合,它們一般只熱衷于與一兩家公司合作。”

"例如,像Blackrock這樣的公司會說,‘我們只與能提供10%銀行擔保而且資產負債表良好的公司合作',那么市場上20家EPC公司中就會有15家不在這個范圍內。”“因此,這些公司的財務預期、技術預期和健康、安全和環境水平都處于非常高的等級,我認為很多中型公司可能無法滿足要求。"

EPC工程交付

歸根結底,如果說缺乏EPC公司會阻礙全球太陽能計劃的發展,這種說法也許過于夸張,但事實是,EPC工作和太陽能部署的許多流程都可以改進。

Rodriguez相信,提高許可的效率和有效性將有助于大力推動整個行業的EPC工作。

"加快[許可]的唯一方法就是高效準備所有文件,這些文件是啟動施工和進入運營階段必須的。"“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不同的文書工作和測試非常重要,他們還需要在當地與不同的技術人員進行溝通。”

確保太陽能項目安裝過程中各參與方之間的良好關系也至關重要。從許可規劃到施工運維,在這整個過程中,有許多團體致力于實現不同的目標。因此,如果各家公司都希望保護自己的利益,推卸錯誤和延誤的責任,那么這種情況對整個行業都有害。

"一旦獲得所有許可證,風險就會從施工方轉移到贊助商身上,然后就會涉及到對承包商的處罰,他們會說這不是他們的錯,是當局的錯。”

"其中總會有一些博弈,但這都是正常的。但是,如果事情變得過于繁瑣,而且有些時候(承包商)真的很努力,他們按照規定做了該做的一切但仍然沒有獲得許可,就會造成雙方關系緊張,這不是一個好時機,對行業也不利。”

在太陽能領域,有許多合資項目未能投用。今年3月,新加坡勝科工業、大型電力公司PT PN Batam和可再生能源開發商PT Trisurya Mitra Bersama放棄了在印度尼西亞投產一個1GW太陽能-儲能項目的計劃。

另一個例子是備受矚目的Sun Cable項目。這一規模龐大的項目旨在建造一條連接澳大利亞太陽能電站和新加坡的海底電纜。據報道,該項目的支持方、億萬富翁Mike Cannon-Brookes和Andrew Forest對這一計劃的未來產生了分歧,最終導致后者退出了該項目。人們不禁要問,這個雄心勃勃的國際太陽能項目將何去何從?

顯然,這只是一個極端的例子,但如果太陽能行業中出現更多的決策者,更重要的是,出現更多對太陽能電力抱有濃厚興趣,但對項目投運的實際操作缺乏經驗的決策者,就會導致項目建設和投運的不確定性。

因此,如果全球要實現雄心勃勃的太陽能發電量目標,Rodriguez所說的、來自不同背景的投資者和工程總承包公司之間的"合作精神"就必不可少。

最新相關

希臘加快發展可再生能源

希臘光伏企業協會日前公布的數據顯示,去年該國新增光伏裝機容量達1.59吉瓦,創下年度最高紀錄。目前,希臘光伏裝機容量已達7.1吉瓦,可滿足該國18.4%的電力需求,是光伏發電占比最高的歐洲國家之...

巴西允許私人投資可再生能源發電

據巴西媒體報道,巴西總統盧拉于4月9日簽署了一項臨時措施,允許私人投資可再生能源發電,并規定減少電費年度調整。據巴西聯邦政府稱,該計劃將在水力發電、風能、太陽能和生物質發電方面投入約16...

我國共享儲能從試點示范走向產業化

江蘇首個共享式儲能站累計向電網輸送電力6000多萬度,華南區域最大的雷州集中式共享儲能電站一期項目投產送電,云南首個獨立共享儲能示范項目開建……今年以來,全國各地建設共享儲能的新消息不...

18禁极品美女裸体免费网站,成人伊人亚洲人综合网,中文字幕久精品免费,亚洲日韩在线a视频在线观看